1. 首页 >
  2. 写作宝库 >
  3. 作家经验

王继颖:给生命加一道文字的花篱

发布日期:2021-07-29  点击量: 771

八九岁时,一个名为辘轳把的偏僻村子里,我家院墙还是简陋的玉米秸篱笆。夏秋之晨,明艳的牵牛花饰靓了朴素的篱笆。我只是个爱种花的孩子,不知文学为何物,只知在驻足花篱边欣赏的乡邻眼里照自己喜悦的影子。

小学和初中,几乎所有的课本,我都做到了熟读成诵。条件所限,读过的课外书,只有一本《白话聊斋》和几本小人书。若说有过文字启蒙的瞬间,在夏日自然的黄昏。村堤上,做中学老师的邻家大伯,指点着长堤绿柳,指点着堤外碧野,指点着夕阳红霞,出口成章,字正腔圆,句句深情。或许就是这文采飞扬儒雅表达的镜头,春日阳光般唤醒了我梦想的种子

十五岁,初中毕业考入师范学校,我兜里有了父母亲人给的零花钱。最爱去的地方,是邮局门外的书报亭,电影院旁的新华书店。《散文》《儿童文学》《少年文艺》等国内文学期刊,《红楼梦》《战争与和平》《飞鸟集》等中外文学名著,涌入我阅读的视野,源源不息的书香润泽着向上的光阴。作文课之外,我拿起笔,在青春的纸页上,饶有兴味地写下第一篇散文,满怀希望地写了三年。每次去书报亭买期刊,也进邮局投寄稿件。那时涂鸦的文字,大多内容空洞,为赋新词强说愁,我却因语文老师欣赏的语调,因同学钦羡的眼神,而沾沾自喜。每日中午,全校近千名同学分散在食堂、教室、宿舍甚至露天的落,一边吃饭,还可听校园广播隔三差五,就会有婉转悦耳的女声,或者温暖浑厚的男声,念出我的名字,诵读我的文字。彼时彼刻,寻常的馒头,都嚼出蜜的滋味。生发的嫩芽舒枝展叶,梦想轮廓愈加清晰:要让的文字,变成别人的精神食粮。

十八岁生日前,梦想的枝头,开出第一朵香艳的小花,结出一颗颗希望饱满的种子。一本省级文学期刊发表了我的处女作一篇千余字的小散文,写自己文学尝试阶段由关起门来冥思苦索到走入社会、生活、人群的经历感悟。期刊配发的评论,比我的散文还长夸我的作品独具匠心:立意明晰,构思精巧;形象意境鲜明深邃;语言颇见功力,简洁、明快、精炼、形象,读来感觉亲切自然。突然而至的样刊稿费,热情洋溢的评点鼓励,老师同学的真诚祝福,汇聚成空前贵重的生日厚礼。多年后,那篇处女作,那长长的点评,我仍烂熟于心。青春最光彩的瞬间,定格在十八岁生日的中午一群热爱文艺的同学,每人从食堂打来一样菜,放在学校活动室的简陋木桌上,凑成“隆重而丰盛”的庆祝宴。稿费换回的话梅糖,全分发给了同学,却久久甜润着我的心;同学们送的笔本子,成了追梦青春耕耘的犁铧和田园。

师范毕业,我做了老师,先小学,再中学,整整21年,教语文,兼班主任工作满负荷,期间完成了汉语言文学专科本科全部课程的自学考试,又经历了恋爱结婚养育女儿照顾老人的必修课。最几年,反复感冒,嗓子沙哑,身体不适,梦想种子休眠,日子繁忙而意义单纯。

几年后,我教小学毕业班。寒冬清早,天还黑着,我骑着自行车,后座上带着三岁的小女儿,从小城西南角的家出发,穿过一座城,到小城东北角的学校看早自习。路上,我一手攥紧车把,一手握住女儿的小手,默背一会儿《古代文学作品选》中的句段篇章,担心女儿睡着被摔,又赶紧和她对一会儿话。上完早自习,距学校不远的幼儿园才开门,再匆忙去送女儿。背诵名篇佳句的时候,给女儿讲经典童话的时候,引领学生阅读的时候,一颗颗文字的种子悄然萌动。为教学生作文,我开始示范引路。学生作文水平全面提升的同时,灵思妙语也常来我这里敲门。教初中时,我批改学生的作文,学生也把我的文章带回家批改。一个顽皮的男生,将我的短文交回时,总评之外,眉批旁批的文字,就有七八百,批语里流溢的,是最真的喜爱和激励。

2006年,我忙里偷闲,见缝插针,把自己的文字发到新浪博客。不久,有编辑老师将我的博文变成报刊上的铅字。怀着喜悦继续写下去,也重新开始向报刊投稿。渐渐地,文章发表成了寻常事。梦想的花儿一朵朵开出来,扮靓了我平凡的教育生活,也有丝丝缕缕淡香,飘香别人的生活。课堂作文时,调皮的小女生发现新大陆般,满脸崇拜地招呼我到她座位旁,站起身在我耳边兴奋低语:“老师,百度您名字,能看到您好多文章!” 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,变得更加得心应手。阅读我文字的人,除了学生和家长,多了校内外的同行,小城内的文学爱好者,以及虚拟网络中诸多文友。

2011年秋,我离开学校到教研部门,学习、培训、听课、评课、导课、命题,工作更加琐碎而又须严谨细致。然而,即使再忙,我也再不肯让文字的种子休眠。早起晚睡,挤时间读书作文,生活充实且溢彩流香。2012年至今,三本散文集《追寻花开的足迹》《青春的那把钥匙》《守住发芽的梦想》《爱上烟火遇见暖》《感恩最小的露珠》先后出版,进入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和当当、京东等网,2015年出版的《青春的那把钥匙》平装本加印几次后,于2018年6月精装再版。几本书公开出版发行,让我拥有了更多读者。QQ里,微信里,微信公众号里,常常收到阅读反馈的消息,那不带任何功利目的,清风明月般自自然然的喜欢,让我中年忙碌的生活,散射出更多美与暖的光芒,飘溢出更加浓郁的芬芳。

作家毕飞宇说:“没有阅读哪里有写作呢,写作是阅读的儿子。”回想我的业余写作,也都伴着阅读而生。阅读书籍,阅读自然,阅读生活,阅读尘俗,阅读人性,经历一次次难产的苦,生出一群文字的小儿女——数支虽平淡无奇却被我珍爱着的花朵。

最初的文字,从小我出发,多写与一己相关的亲情、友情、师生情以及对身边自然的观察感悟,如今,取材范围扩大到山河岁月、社会人生,我尝试着让自己的散文散发艺术的魅力,从“我”走向“我们”,希望引发更多读者共鸣。

“守住发芽的梦想,才能留住生命价值最丰硕的希望。”我在一篇文中写下的这句话,是我几十年坚守文字梦想的座右铭。

去吉林省大山深处的偏僻乡村探访亲戚,亲戚邻居并不宽敞的院落边,繁枝茂叶的绿背景上,成千上万朵美艳动人的花,密密麻麻交织成一道飘香的花篱笆。我曾由此感悟:白驹过隙,忙忙碌碌间,除了至亲好友,我们很难走进更多人生命的院落,也难以邀请更多人走进我们生命的居所。然而,世间众生,却可以美好的情趣,以温暖的善意,以热爱和执着等,为生命加一道花的篱笆,让路过我们生命的人,分享一片明丽,一缕馨香。

几十年守一隅文字梦,所写多是轻短散文,工细与真挚有余,写意与大气不足。我以后的生活,想必依然忙碌,平凡小我,不敢奢谈文学。只是希望,我写下的文字,一如既往,扬真,向善,崇美,永远温润清莹,我人生的院落,永远有一道文字的花篱,有明丽与馨香,与路过的人分享。


作者简介王继颖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《思维与智慧》《教师博览》等杂志签约作家。出版散文集《追寻花开的足迹》《青春的那把钥匙》《守住发芽的梦想》《爱上烟火遇见暖》《感恩最小的露珠》等发表散文百余万字。作品入选数十部文学读本,《给人生加一道花的篱笆》等散文入选中考语文试题及中小学现代文阅读理解试题。获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河北省作协读书征文奖等奖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