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>
  2. 教师作品 >
  3. 教师作家

高丽娜:听江南语(组诗)

发布日期:2021-06-24  点击量: 655

图片1.png

回忆谭:听江南语(组诗)

高丽娜

 

●作者简介:高丽娜,高级教师。浙江省毕本弓名师网络工作室学科带头人、宁波市城区骨干教师,浙江省作协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在《名作欣赏》《语文学习》等核心刊物上发表过多篇论文,指导学生获“叶圣陶杯”等国家级比赛多名,在《中学生语文报》《作文新天地》《未来作家》等发表作品100余篇。本人在《人民文学》《名作欣赏》《散文选刊》《诗选刊》《语文学习》《中国教师报》《文学港》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500篇(组)以上。曾获“2012年度中国散文年度”奖等多个奖项。出版散文集《暮色降临》、诗集《请给我这样的一个夜晚》(叶圣陶教师文学诗歌专著奖)。

 

 

惊蛰

 

一颗芽在缓慢地苏醒

在惊蛰的雷声里

 

它蹿到大地的深处

唤醒沉睡了一年的外婆

顺便敲碎了沿街的玻璃

伤痕累累的玻璃

坚持着没“哗啦”一声

裂成一堆

 

它在等待谷雨的尖叫

等待相约而至的暗号的低鸣

把破碎的身子与心一一归到原位

         2018年惊蛰

         2018.5.9改

 

 

致沙耆,或一根闪电

 

    

他完成了对一只倒挂的公鸡的指控

现在,《倒挂的公鸡》是他

内心痛苦的针刺。风声在赭红色

的树叶间轻轻地穿过。稀缺的

塘溪沙村。藜斋是裂变的火苗

 

在对91座花园的一生挖掘里

像严冬的腊梅拂过他心尖的暗香……

蛰伏在一滴雨水里旅行的“藜斋”

行走的楼梯。沉闷的钝响

渔火和灯光会同时涌进来

 

他目睹了一场痛苦的瓢泼大雨后说:

“我是神。我是上帝”他幻想在天堂

的窗户上挂有一个吊钩。钩起一根

带有情绪的线条。带血的呼吸。摩擦

过的病变。和须臾不可分割的爱情

 

如果能把板壁像一张纸折叠起来

它会不会丰盈地像一支咏叹调?

这是你到过的最近的远方:

高约两米的油画哔啵燃烧

燃烧出一个人的激情与孤独

 

这也是你到过的最远幻觉:

春天的倒影被坐着的慵懒眼神

迷离。被闲适躺在金沙滩上的双手

拥抱。被微笑着骑在安静骏马上的

双唇轻吻。

 

激情四溢奔腾的骏马在院墙上

被尖叫的激情,与热烈的追杀经过

东钱湖畔的秋色。跌落一地

被你的画笔轻轻扫进了柔软的

眼眸。像一根闪电,照亮了人间

 

        2018.10.19写

        2018.10.21改

 

 

 

雪落在江南

 

    

雪。捆在她心底的一束火焰

清凌凌的火焰。是裂变的故乡

以一行行母亲的牵挂的白发

是麦子杆焚烧之后留下的残骸。

 

火。留守在她家园的最后一段

刻薄的守望者。一到冬夜

她开始回忆那些隐藏在体内的

稀释过的命运之星:咒语般

的瓢泼大雨。

 

冷。是供她逃避到故乡的另一条

隐匿的大鱼。多少次短暂的停留

又被时代的高铁运到另一条寒冷的

通道:眼睛里的喷泉在这里

时高时低。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

大雪之乡。她看到大海之镇矮了下去

它们相互交织。在她眼前浮动

成为一帧电影的镜头。它们镜子般的

额头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:凄冷。

2019.2.20写

2021.3.7改

 

 

雨滴之诗

 

雨滴,你这光屁股的小妖精

携带着思念的歌儿

犹如一只只透明的小白鼠动人地咬住

所有种谷子的沟坎和

种荞麦的山坡

还有那皲裂着嘴的河床

 

你啊,和干净的酒杯 戴着

月亮王冠的故乡

一同坐在寂静夜晚的长袍里

你是牧人者 还是牧夜者?

 

在你透明的胸膛里

预言者的沉默首先觉醒起来

一位诗人说:“请让我谈谈孤独

那是黑夜之眼失明后的泪水。

 

你寻访故乡田野上的烈焰和离开的理由

你看到了远方的明日之屋和面具之舞

雨滴说:“你是我注定的真实和华美

我们的心是一块海绵

吸纳阳光和雾霾、欢乐和忧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2019.12.10写

2021.3.7改

 

 

给你

——致自己

 

你看过的书。是空无一人的房子

它们。走在寂寥的街道

雪花热闹地穿透——星空下的

四月之城。

 

你爬过的山。是满载而归的空篮子

穿过空洞的雨水和丰满的雪花

落日商量着要去改写池塘里的

冬月。

 

动车吞吐着体内的几粒鸟啼

写字的人。头发上的诗行

歪歪扭扭。雨水在天空改变

乡音。

 

你明黄色的旗袍双变成了青衫

沙沙沙,沙沙 沙,沙沙沙

你写字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大地

请允许我改动——最后的

一个字: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2018.12.10写

2021.3.7改

 

 

著名诗人沈苇老师对高丽娜诗歌的点评:20141214(天港禧悦)

高丽娜是属于情感型的诗人。她一会儿江南,一会儿西北,诗歌里情感的饱满度非常浓烈。

高高的诗歌里有一个比较多的个人视角:我。有时候女性诗歌出现太多的“我”,容易限制自己。关键是写一个什么样的“我”?如何处理文学中或是诗歌中的“我”? 高高,也有这方面的问题。

我挺喜欢《躺在天上的弯月》和《感谢秋天》。《感谢秋天》写一个叫沙耆的画家,这首诗写得很完整很饱满,也有长度。还有一首《往昔之梦》也挺好,有对时间的敏感,追忆似水流年……但这首诗里有些词的准确性很重要。诗歌里面尽量少用成语,除非你把这个成语用得非常陌生化、非常奇特。

《冬日》也不错,很有力量。像这些句子非常好:我的可怜是尘世的可怜 / 你的梦想是黑夜的芳菲”。“黑夜的芳菲”好,这个词是一种陌生化的组合《寻找往昔》让我眼睛一亮。这首诗用了通感的方式。高高的情感跟这个“弯月”关联了、而且交融了。你跟月亮有了关联,它是敞开式和无限度的。写完月亮的诗句以后 ,高高就往这院子里一躺,发现“天上的弯月”,它是“黄金的”“冷寂的”“清冷得像一枚忧伤的柳叶”。我觉得这个“柳叶”很好,柳叶是江南的一种事物,“正悄悄地吮吸着灵魂的伤口”,这个月亮又跟自己的灵魂有关联了。我觉得这首诗很完美:前面是一种物我交融,通感式的,最后就是物我两忘。能忘记“弯月”,更忘记了自我。这首诗的境界还是挺高的,很好的一首诗。